记者卧底医托:400余人假冒医生诱诊欺客

  记者卧底长沙特大“网络医托”集团到诊可提成50元—500元/人工商部门介入关停6个办公场地

  ▲多名者向记者投诉称,他们被长沙东方男科医院的“”骗到医院做治疗。

  “一旦踏进医院的大门,没病也会诊断出各种病来。”近日,三湘都市报记者接到湖南男博医疗集团(以下简称男博医疗)离职员工投诉称,该公司打着“新咨询”的,实际上却通过“网络医托”的方式来男性,为十余家男科医院输送病患。

  记者应聘进入男博医疗调查发现离奇一幕:有这样一个400余人的“新咨询”团队,他们绝大多数都是男性,却在网络上假扮成医生或清纯,通过微信跟人“聊骚”,为长沙东方男科医院等十余家男科医院输送病患人员。

  “我之前送过外卖、干过杂工,但没干过跟医疗相关的工作,招聘主管说没有经验完全没问题。”男博医疗前员工安华(化名)举报称,这家公司所谓的“新咨询”人员中,几乎没人学过医,甚至还有多名未成年人。安华告诉记者,自己在这里上班不足半月,就感觉干不下去了。

  “把没病的人骗到医院去治病,我上过意不去,每天扮女的和男的聊骚,觉得恶心。”安华说,男博医疗有“新专员”共计400余人,他们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将微信定位到合作男科医院所在的城市,再添加“附近的人”来进行,将患者输送到指定医院。

  据安华介绍,目前男博医疗所服务的医院有十余家,地点包括长沙、永州、衡阳、昆明等多个城市。

  “你不是说爱我吗?都这么多天了还不来医院看我?”“来我们医院做个性功能检查,也是对我们的以后负责。”在长沙市芙蓉上的顺际财富大厦5楼办公室,各种恩爱的聊天通线平方米的办公室里,同时回响着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大约80名员工在电脑前忙碌着。

  “帅哥约吗?”“在那方面怎么样?”上班第一天,记者所在的小组组长凯哥发来了10份聊天记录,其中不乏极其的对话。凯哥称,这些都是以前的成功案例,“学学他们怎么聊天,怎么将鱼钓上钩的。”从这些聊天记录中可以看出,在遇到患者提出约会,“新专员”就会直接询问对方有没有男科病?性功能如何?随之将话题转向怎样治疗。而更直接的聊天记录显示:想要约会可以,先做个性功能检查。

  记者所在的小组为新成立的第五小组,专门为云南昆明军都三三九医院“输送”“开发”病人。第五小组中,目前还只有6名组员,其中5人为男性。

  有的组员同时操控5部手机,数十个微信号,定位在全国任意城市。在这里不分男女,组员们被统一包装成年轻漂亮的女医生或女,头像均设置为“网红脸”。在公司配给记者的电脑桌面上,记者找到了一套“网红”头像图片,一套身穿服的图像。

  上班第一天,凯哥教给记者的就是:怎样与网友聊天,从而建立深厚感情。“只要他对你产生信任了,基本上十拿九稳。”凯哥透露,在与对方聊天过程中,可以探出对方的意图。如果是纯粹聊骚的,可以尽快让他来医院做检查;如果是谈感情的,则可以放长线钓大鱼。

  如果对方说自己没病怎么办?面对记者疑惑,作为第五小组“元老”的胡恒(化名)毫不地说:只要他进了医院,没病也会让他有病。“你只负责把他们弄到医院去,剩下的就交给医生。”胡恒说,自己之前聊过一个感冒患者,“我就让他来医院看看感冒,结果照样被医生忽悠割了包皮。”

  根据凯哥的经验,聊天前两天尽量先不要提治疗,首先建立一种相互信任的情感。“如果是那种傻乎乎想谈爱的,你就付出‘’跟他聊。”胡恒以自己为例,他说一次竟然被一名患者拉进了家人微信群。他把戏演足,每天以其女友的身份在群里讨好各位长辈,结果还收到了几个大红包。

  “都到结婚的地步了,来医院做个男性疾病检查就顺理成章了。”胡恒说,如果患者花钱花到一定程度,失去“开发”潜力了,基本上可以冷淡处理,“要是对方还吵着要见面、要结婚,把他拉黑就是了。”

  “你的王子良到了!”5月5日下午,电脑后台系统显示一名叫王子良的患者已前往昆明军都三三九医院就诊,此刻刘清(化名)激动不已。作为第五小组唯一的女孩子,刘清和记者同一时间应聘进入男博医疗上班,这也是她入行以来的第一笔“订单”。

  王子良在医院做检查的近二十分钟里,电脑这头的刘清有点坐不住了。她急切地和一旁的老员工商量,希望能王子良进行下一步治疗。在男博医疗内部,这一步叫“开发”。

  按男博医疗的,如果患者进医院只是单纯做个检查,就只能算一个“挂号单”(又称“检查单”),“新专员”从中可提成50元。如果“新专员”发挥个人魅力,患者继续留院治疗,则只要患者在院消费金额超过400元,“新专员”就可提成500元。

  “消费才400元,提成500元,那医院不是亏的?”胡恒初次介绍提成规则时,记者一脸错愕。

  “这你就不懂了。”他一脸不屑地表示:“400元只是区分挂号单和治疗单的分水岭,只要患者检查完留院治疗,不花个几千块医院不会让他走。”

  胡恒向记者透露,昆明属于二线城市,按他的经验,一般一名患者往往可以“开发”到四五千甚至上万元,上不封顶。

  他的说法在记者从男博医疗获得的4月份报表中得到了:今年4月,在湖南永州市,男博医疗的“新专员”促成一名患者在永州东方男科医院消费总计98000元。这成为男博医疗4月份“开发”力度最大的一单。

  这意味着,为了获得更多的励,男博医疗的“新专员”们就得挖空心思,让患者在医院花更多的钱。

  事实上,他们从中也获得了可观的回报。在男博医疗4月份的计划表中,仅第一小组的“挂号单”就达到了166人, “有效单”达到了121人。按照男博医疗制定的提成励规则,第一小组13人总计可获得提成68800元,加上2500元的底薪,人均工资约为每月7800元。

  卧底男博医疗期间,记者调查,男博医疗分别在顺际财富中心和华美欧大厦设有6个办公场地,雇请“新专员”共计400余人,其中绝大部分为男性。以400人规模的“新专员”团队粗略估算,男博医疗在“新咨询”的业务上,一个月光人力成本上的花销就高达数百万。

  而这些钱,均来自被的男性患者,甚至是一些身体本无异样的健康男性。他们在医院花费成千上万元之后,往往连网聊对象是男是女都没弄清就被拉黑了。

  为了调动雇员的积极性,深度“开发”患者,男博医疗与雇员之间的利益在了一起。

  那么,被服务的民营医院和男博医疗之间又是何种关系?“开发”患者所产生的利益,他们又是如何分配的?

  卧底期间记者发现,除了昆明军都三三九医院、永州东方男科医院,男博医疗还通过“新专员”为长沙东方男科医院、衡阳长江医院、湘潭龙华医院、湘潭阿波罗医院、福建龙岩新阳光医院等共计十余家医院输送患者。

  在湖南男博医疗集团官网“发展历程”一栏,记者找到了它与这些医院之间的联系:“2000年,(湖南男博医疗集团)收购长沙东方男科医院;2006年上半年收购永州东方男科医院;2006年下半年收购常德九龙男科医院;2007年上半年自建湘潭龙华医院……”

  这意味着,多家医院与男博医疗集团之间,其实是从属关系。400多名网聊人员,他们所服务的对象,均为男博医疗自营的医院。

  经举报,当地工商部门已经着手介入调查。5月14日,男博医疗集团位于长沙顺际财富中心、华美欧大厦的6个办公场地已经全部关停接受调查。对于工商部门的调查结果,本报将持续关注。